網站首頁 / 掃黑除惡專題 / 邊督邊改

我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首例宣判涉黑案偵破始末

閱讀次數:840 信息來源: 亳州晚報 發布時間:2019-06-05 07:51
[字體:  ]

他是80后,坐擁三家貸款公司,從事“空放貸”業務。從他那里借錢10000元,只能拿走5500元。為了“做業務”,他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敲詐勒索、詐騙……

他叫陳明。2019年2月11日,渦陽警方對犯罪嫌疑人陳明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進行立案偵查。

至此,這個依托三家套路貸公司非法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開始浮出水面。

yangwg968.jpg

庭審現場(資料圖片)

yangwg969.jpg

陳明控制的公司(資料圖片)

非法拘禁案牽出涉黑團伙

2018年4月15日凌晨3時許,渦陽縣公安局110指揮中心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我在XX洗浴中心……你們快來啊,這里有5個人打我……”

電話里,報警人的聲音急促、充滿了恐懼。

接到報警電話后,民警迅速到達現場,當場抓獲涉嫌非法拘禁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張某、薛某等5人。

在對犯罪嫌疑人訊問后得知,被害人刁某因資金緊張,經人介紹向亳州的王某借錢。在雙方將借款事宜談妥后,2018年3月19日,刁某與王某簽訂了3萬元的借款手續。借款前,對方要求向刁先生收取1萬元的保證金和預付利息,以及500元的家訪費。由于急需用錢,刁某只好答應了王某的要求。隨后,在王某辦公地點,簽訂了3萬元借款手續的刁某拿到了19500元現金。

錢借出去以后,王某要求刁某在第7天時就要還“小錢”6000元,第22天時還21000元。第7天刁某如約還了“小錢”。第22天時,由于資金用于實際運營中,刁某沒能按王某要求還款。

隨后,王某就把刁某叫到其辦公地點,并叫上張某、薛某等人,稱其要帶刁某到渦陽去“見老板”。就這樣,刁某被強行帶上車,一路前往渦陽。在前往渦陽的路上,王某威脅刁某“不給錢就別想回去!”

在到達渦陽后,王某、張某一伙開始對刁某限制人身自由,并威脅刁某,“如果不還錢,就帶你去‘泡溫泉(洗冷水澡的意思)’!”在王某的威逼下,刁某只好試著向自己同學借款,借到同學4000元后,刁某當場便轉賬給王某了。但王某嫌少要求刁某繼續還款。當晚19時許,王某等人把刁某帶到位于渦陽縣的閘北塌陷區一砂石路邊,并威脅刁某說,如果再不還錢對其不客氣。其同行人員開始對刁某進行毆打,并將其踹入水中,用樹枝毆打其背部。而后,他們又駕車把刁某帶到河邊和樹林邊對其繼續毆打。刁某被逼無奈又給親戚打電話借錢,把借到的5000元交還王某后,他仍然不罷休,將刁某劫持到渦陽縣東環路一家足浴店內,對其輪流看管并威脅他如果找不到錢就一直跪著。

一直到凌晨3點,刁某趁看管人員一時松懈,才從床頭柜取走手機報警求助。

在此案辦理過程中,警方對涉事公司進行搜查時,發現了很多諸如借條、簽約單據、還款承諾合同、銀行單據等文件。警方敏感地察覺,這或許是一家非法放貸公司。

經過層層追溯,警方發現,對刁某實施非法拘禁的人員來自渦陽的三家公司,這三家公司都是從事“空放貸”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分別以“均利”、“聯投”和“鼎鑫”命名。不要擔保,當天放錢,就叫“空放貸”。這些公司“空放貸”的背后其實是 “套路貸”。警方進一步偵查發現,這三家公司的控制人叫陳明,其曾用名“陳朋”,綽號“朋哥”,男,漢族,高中文化。由他領導代某華、張某豪等人在渦陽縣轄區內從事“套路貸”的犯罪活動。

多人被“套路”家破人亡

渦陽縣公安局于2018年12月26日成立專案組,進行專案偵查。

在長達近8個月的調查取證中,一起又一起駭人聽聞的案件,也逐漸浮出水面。

警方深入調查發現,2017年8月,代某華出資在渦陽縣時代廣場小區北門附近成立“均利金融公司”,糾集社會閑散人員從事“套路貸”業務,后吸引張某豪投資參與,吸收多名犯罪嫌疑人加入,逐步形成了以代某華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2017年10月,陳明看到有利可圖,逐步拉近與該公司人員關系并參與業務,并確立了組織領導者的地位。

2018年2月,代某華的均利公司停業解散,陳明拉攏代某華、張某飛一起到其成立的聯投信息咨詢商務公司,一起做“空放貸”業務。

2018年2月,陳明和張某豪共同出資,帶領李某某等人在渦陽縣勝利西路成立亳州鼎鑫信息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鑫公司),從事“空放貸”業務,該公司由陳明負責。

警方偵查發現,三家公司“套路貸”的基本模式,就是利用渦陽百事通、百曉生、微信朋友圈等網上平臺發布虛假的放款信息,承諾“只要一張身份證,當天就能放款”,誘騙被害人前來借款,待被害人到公司咨詢放款業務時,利用被害人急需用錢的心理,在短時間內讓被害人簽訂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種手續,致使被害人實際到手金額遠低于合同約定出借金額,還約定苛刻的預期條件及后果。如借款1萬元的,扣除保證金、利息、手續費,實際到手也就5500元。七天或十天就要求部分還款,部分還款,他們叫“還小錢”,金額在五六千元,第二十天或二十二天還剩下的款項。如果不能按照時間還款就認定被害人逾期,要求按照虛高的合同還款并收取逾期費。不能按照要求還款的,公司人員采取滋擾、威脅、毆打、噴漆、放鞭炮、非法拘禁等方式強行逼債。

在渦陽縣開超市的李某因資金周轉不開,2018年1月來到陳明控制的公司借款。代某華接待了他,并駕車來到李某家中“家訪”,合同約定出借40000元,當場扣除各類費用20500元,李某實際到手19500元。

為了防止其不還錢,代某華一行還錄了李某的借款視頻。后李某因資金未能周轉開逾期還款,代某華要求李某重新簽一個60000元的借條。李某當然不愿,這時,代某華等人便對李某實施毆打,用電警棍恐嚇。在逼迫下,李某重新簽訂了60000元的借條。

過了幾天,代某華等人來到無力還款的李某超市門口,手拿大喇叭喊“還錢”之類的話。李某嚇得不敢去店里做生意,妻子也與其離了婚。因為惡意催債造成的影響,顧客也都不愿去其店里買東西。后李某因出現精神恍惚,被家人送到外地療養。

在渦陽經營火鍋店的孫某某也因生意需要,到陳明控制的公司借過錢。當時,雙方約定出借金額40000元,孫某某實際只拿到22000元。后因逾期被多次催債,最后被詐騙21000元。盤活火鍋店不成又被騙錢,孫某某越想越難受,就產生了服毒自殺的想法,好在送醫及時,最終撿回了一條命。

警方調查發現,陳明等人通過從事非法高利放貸業務,有組織地進行敲詐勒索、非法拘禁等違法犯罪活動,造成多名受害人生產經營無以為繼、有家不敢回,有的被害人因為還不起高額貸款服毒自殺、妻離子散,還有一些父子不相往來斷絕關系,這些行為已經具備了黑社會性質犯罪集團的特征。

謹防陷入套路貸“陷阱”

經擴線深挖后,渦陽警方于2019年2月11日對犯罪嫌疑人陳明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進行立案偵查。專案組共抓獲涉案人員12人,其中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9名。

犯罪嫌疑人陸續到案后,渦陽縣人民檢察院依法向渦陽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9年3月21日,渦陽縣人民法院對陳明、代玉華等8人因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敲詐勒索、詐騙等罪一審作出判決,首犯陳明有期徒刑十一年,沒收財產人民幣二十萬元,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剝奪政治權利五年。被告人代玉華等七人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數罪分別被判處六年四個月至一年五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這也是我市自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首例宣判的涉黑案件。

宣判后,陳明等5人不服一審判決,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結合各上訴人的犯罪事實和定罪量刑情況,主審法官向上訴人進行了釋法析理工作,各上訴人積極表示認罪、悔罪,服從一審法院的判決結果,均向二審法院申請撤回上訴。

5月8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陳明等5名上訴人涉黑案進行二審宣判,裁定準許陳明等5名上訴人撤回上訴,主犯陳明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3項罪名,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該案也是我市首例二審法院裁定準許上訴人撤回上訴的涉黑案件,該案的順利審結也凸顯出我市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所取得的階段性成果。

俗話說,一分錢難倒英雄漢。一些群眾為了快速取得貸款,受到欺騙陷入套路貸深淵。套路貸實質不是借貸,而是通過精心設計的套路來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一種新型犯罪,有時候甚至伴有暴力手段的使用,包括使被害人產生心理恐懼或心理強制等“軟暴力”手段。

公安機關提醒廣大市民,套路貸這類新型黑惡犯罪不僅嚴重侵害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擾亂了金融市場秩序,影響社會和諧穩定。請市民一定注意防范,謹防陷入套路貸“陷阱”。 (張永亞 記者 趙琳琳)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图